返回

吸血姬的堕落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67章 双份的快乐(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随着最终舞台的落幕,一场延续了三个月的浩浩荡荡的选秀节目终于是结束了。

    当天晚上,就像是屠榜一样,各大搜索引擎、社交平台,包括B站在内,都被PD119占领了。

    “漫画家情终于公开承认自己就是青衣酵母菌”

    “酵母菌新作《樱花草》神曲”

    “PD119最终排名”

    “崔明月,冠军”

    “秦雨琪高位出道”

    ……

    一大堆的内容让人看都看不过来。网上对于这个节目的讨论完全没有要停止的意思。

    西门情的两个微博全都涌入了大量的粉丝。原本只是单纯喜欢音乐的粉丝可能因此而喜欢上漫画,而只喜欢漫画的粉丝也因此迷上了酵母菌的歌。

    第一次有了喜欢的漫画家,第一次有了喜欢的UP主,当这两份快乐叠加到一起,出现的是远超双倍的快乐。

    “酵母菌,你还说你不会画漫画!”

    “之前那么多人猜到了真相你都不承认,我还差点以为你们俩真不是一个人呢。”

    “情儿老师,你骗得我好惨啊!我不干,你发几张自拍我才肯原谅你!”

    “吹根!双份的吹根!哈哈哈,这是吹根党的狂欢啊!”

    “对的,从此以后,吹一个人,获得双份的更,我不禁要催新歌,还要催新漫画!”

    ……

    西门情习惯性地翻了翻微博,发现这帮吹根党真的是要上天了,平常还有点声势的**党完全被挤到了角落,只能偶尔看到一两个。

    “太嚣张了,简直跟个邪教一样,我的粉丝怎么都是这么恐怖的?”

    想了想,她还是觉得机不可失,难得来了一拨热度,不宣传真是浪费了。

    于是,她让秦雨瑶先是发了一条新漫画的预告,封面是扛着大刀的男主角。

    然后西门情再转发这条微博,并附言:新漫画,拿去。

    接着她又换了个帐号,之前是漫画家情,现在是青衣酵母菌。这边也发了一条微博:新歌《吹根党之歌》正在录制中。

    这下,粉丝们瞬间就躁动起来了。

    本来嘛,她就处在流量的中心,这个时候的一举一动都会引起广泛的关注。更何况还是要发新歌,粉丝们瞬间就炸了。

    “我的老天鹅,吹根党真的吹成功了?”

    “喂喂喂,快来看快来看,情儿老师又要出新漫画了!”

    “我靠!她《食尸鬼》还没画完吧?怎么又要出新漫画了?”

    “不一样,这次是和望舒老师合作,《食尸鬼》还是照常更新。”

    “唉,你们说情儿老师这算不上脚踏两只船?感觉她这种写故事的完全可以一对多啊。”

    “你这么一说,还真是,靠,渣男!胸大的渣男!”

    ……

    传着传着,西门情莫名其妙地就多了一个“渣男”的昵称,粉丝们都非常默契地承认了这个称呼,并且非常熟练地运用了起来。

    “爱情骗子酵母菌,脚踏两条船的渣男。”

    “你当漫画家其实就是为了泡妞吧?”

    “情儿老师:我泡妞从来不在乎对方好不好看胸大不大,反正都没我好看没我大。”

    “老师来泡我啊,我也是女的,我也会画漫画。”

    ……

    “我才不是渣男,你们这帮黑粉!”

    西门情一边骂一边点进那个自称妹纸的微博,一看发现还真是一个漂亮妹纸,然后画的几幅画而也还不错。

    正当她打算私信一下时,忽然瞥见了一条评论:“大哥你真美”。

    “嗯?”当时西门情就是一头的问号,然后再仔细看了看照片,“妈耶!”她这才发现,居然是一个女装大佬!

    吓得她连忙退出了微博,真的是好险,差点就中计了。

    “现在网络上的骗子真的是防不胜防,算了,我还是去录歌吧。”

    说要给吹根党们整一首歌,那就要说到做到。

    西门情先是打电话给金绘媛,让她从京城瞬移回了夏空市,然后两个人在房间里鼓捣了大半夜。

    终于,一首新歌录制完成了。

    当然,现在《樱花草》的热度才刚刚上来,她肯定不会那么快就发新歌的。

    把歌存在电脑里之后她就又坐飞机回了京城。

    今晚就是小乖和唐小糖上台表演了。

    中午在宋云舞家吃饭的时候,西门情发现大熊猫小彩鬼鬼祟祟地爬到了自己的脚边,一幅欲言又止的样子。

    于是她夹起一只鸡腿,咬干净了肉之后把骨头递了过去:“吃吗?”

    “我不是要吃的,”小彩使劲摇了摇头,然后顿了一下又开始摇头,“不对,我就是要吃的。”

    “那就别客气,”西门情一把将骨头塞进了她的嘴里,“你连竹子都咬得动,这个应该没问题吧。”

    小彩嘎嘣嘎嘣几下就把鸡骨头咬碎了,然后颇具幽怨地继续看着西门情。

    “你还想干嘛?”西门情道,“我不想吃鸡肉了,没骨头给你。”

    小彩委屈道:“你说过要请我吃紫竹的。”

    “哦……”西门情恍然大悟,“好像是有这么回事,哎哟,我给忘了。”

    “忘了……”小彩一屁股坐到了地上,露出一幅生无可恋的模样。

    “你别急啊,”西门情道,“我这不是来京城了嘛,有空我带你去吃,不会赖账的。”

    “真的!”小彩顿时从阴影转变成了阳光,一张熊嘴长大,舌头吐出来。

    一旁的宋云舞看不下去了,一巴掌拍在它脑门上:“别哈哈,跟条狗一样。”

    “唔……”小彩立刻闭嘴,老实地趴在地上。

    宋云舞对西门情道:“你哪里来的紫竹?我还没听说过有谁投影过观音的神格呢。”

    “观音当然没有,但是她的紫竹林是有投影的,”西门情一边吃一边道,“只不过那紫竹林的拥有者是个隐士,很少有人知道他的存在。”

    “是吗?那你怎么认得的?”

    西门情夹菜的筷子一顿:“就,很碰巧就认识了。”

    “是吗?”宋云舞总觉得她还有什么没说,但既然西门情不愿意开口,她也就没有追问。

    晚上,文艺晚会开演,西门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