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北宋大丈夫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56章 自尽(第2/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r/>    用手绢给妹妹擦了汗水,沈安就冲着庄户们笑了笑,说道:“如今官家登基了,宰辅们辅佐得力,大宋无事。”

    在传出有人谋逆的消息后,庄户们这几天都没出庄子,担心会被乱军波及。

    现在沈安说城中无事,庄户们都喜笑颜开的准备进城采买。

    “官人。”

    杨卓雪在主宅迎接自己的夫君,看那面颊微红的模样,分明就是有些小崇拜。

    “哥哥,什么是叛逆?”

    果果一进家就开始提问题,沈安一一回答了,然后就让陈大娘带她去洗澡。

    “哥哥,晚些要讲故事!”

    果果好几天没听哥哥讲故事了,晚上睡觉都不香。

    “好。”

    沈安安逸的坐下来,杨卓雪喜滋滋的给他泡茶,然后碎碎念道:“他们说茶不是这么泡的,后来妾身却习惯了,觉得这样的茶才好喝。”

    沈安见她面色微红,皮肤细嫩,就取笑道:“这几日可安心?”

    “安心。”

    杨卓雪把茶杯放下,问道:“官人,那些叛逆可凶狠吗?”

    大宋承平多年,哪怕传出有叛逆谋反,可大家依旧没啥感觉。直至多年后,宋徽宗赵佶在位时也是如此。直至金人兵临城下,大家才恍然大悟,哦,原来大宋不行了呀!

    “还行。”

    沈安回到家中,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有些倦意。

    “官人您上阵了吗?”

    “上了。”

    沈安靠在椅背上缓缓闭上眼睛。

    “那肯定是杀人了。”

    杨卓雪的脑海里出现了一个画面,自家夫君一人一刀逼向那些叛军,然后挥刀……

    沈安说道:“此次之后,大宋就稳住了,以后……会一直走上坡路。”

    ……

    新皇登基之后的事情很多,许多人以为沈安作为新贵会每日去朝中凑热闹,好歹趁热打铁,让官家看看自己的勤勉。

    可他从出城后就再也没有回来。

    新皇登基自然气象不同,那些御医就倒霉了。

    沈安并未管这些事,准备好生歇息一番。

    暮春的庄子里处处都是嫩绿,花草遍地。

    “哥哥,我要出去玩!”

    果果每天早上做完功课后就要出门,沈安对此喜闻乐见。

    “好,不过不许靠近河边啊!”

    “好!”

    果果一声欢呼就往外跑。

    陈大娘说道:“郎君,小娘子这般会不会……怕被人知道了名声不好,说是乡下的。”

    这年头的婚嫁名义上不说门第之别,可那只是说说罢了,中上层的婚姻依旧是要看出身,比如说老包,就为了包绶的婚事在琢磨,据闻和文彦博书信往来频繁。

    没几天传来消息,张昇出人预料的上疏,恳请致仕。

    老张老了啊!

    沈安有些唏嘘,所以当那些商人来恭贺自己立功时就有些懒洋洋的。

    正厅里,各国商人轮流说了一番好话,最后高丽商人说道:“待诏,有人说那个金肥丹……能否用来种花?”

    “能啊!”

    香露的根本就是花,可花的产量大抵就那么多,而且沈安的采购从不扩大范围,就在汴梁周边,让人无语。

    高丽商人笑道:“某听闻大食人在海外售卖香露的价钱……”

    他伸出三根手指头,说道:“太多了,他们赚的钱让人心惊。可我等赚的钱……”

    他伸出小拇指,用拇指和无名指掐住小指尾部,唏嘘道:“我等就这么点,待诏,他们拿货太多了。”

    “这是无耻的谎言!”

    几个大食商人怒不可遏,“待诏,这是谎言,我等在海外历经艰辛,九死一生……”

    “九死一生这个词用的不错。”

    沈安的赞美打乱了他们的节奏,气氛缓和了些。

    “待诏,海外那些地方多是土人,土人能有什么钱?都是穷人。”

    “我等出海也就是赚个辛苦钱,若非是生计艰难,我等也想留在岸上安稳度日……”

    “海外还有各种凶险,不小心就会连人带货沉入海底……哎!艰难啊!”

    几个大食人正说的口沫横飞,沈安突然问道:“土人也包括了那些白色肌肤的人吗?”

    呃……

    众人不知道沈安话里的白色肌肤的人是谁,有人甚至诧异道:“白色肌肤的人?”

    此刻还不是大航海时代,就算是大航海时代,东方依旧很少见到白皮肤的人种,所以除去几个见多识广的商人,其他人都有些不信。

    可那几个大食商人却被梗住了。

    “待诏您竟然知道那些人吗?”

    一个大食商人诚恳的道:“待诏,他们也穷,穷的怕人,还脏。”

    他说的很诚恳,觉得沈安应该会给予自己同情。

    可沈安却在微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