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在大唐当秀男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八十章 赐帝令(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臣领旨!”

    张麟只得硬着头皮答应,皇上都这么说了,他还推托个什么劲?

    “在你将此三件案子尽行勘破之时,朕将封你为国公!”

    武则天笑着勉励张麟,如同拿着胡萝卜迷诱赶路拉车的驴马一般,循循善诱。

    按说,以张麟的功劳,比如,寻获五千金黄金,在朝堂上斗破李昭德的阴谋,在不到一个月内印经书万本,等等,这些都是非常大的功劳,这三项加起来完全可以封公......这些都不说,光连续数日当夕侍寝一项,便可立即封公。不过武则天并没有急着给张麟晋封,她需要给他多一些磨砺,以便他尽量多地发挥他的突出的才干。

    虽然,张麟的最终目的是封王,不过,办好此案之后能封到国公,便向亲王靠近了一步,这未尝不是一件大好事,至少,可以与薛驴较量一番了。

    “谢皇上!臣一定不遗余力,尽快将此案勘破!”

    张麟听了喜上眉梢,急忙躬身施礼,感谢君恩。

    听到武则天对张麟封公的许诺,上官婉儿和夜玉的心里都为他感到高兴,不过谁都没有表现出来。在朝会上为张麟的提议表态或者为他的表现喝彩,那是为公;而为他封公之许诺而欣喜,则是为私,谁要是表现一丝一毫的喜悦,兴许就会遭到皇上忌恨。她俩都是聪明的女子,自然知道这一点,并会善加注意。

    “将这个拿去,这样谁都不敢为难你。”武则天从龙袍之中拿出一块青玉令牌,让上官婉儿交给张麟。

    让敏感的上官婉儿向张麟传递物件,而不让武常,武则天此举看似不经意,看似很自然,实质上是有意的,就如同猫抓了两只老鼠,高高地蹲坐着,看这两只老鼠如何逃窜,一旦老鼠逃得有点远,便伸出爪子拨弄一下一样,那是有一种快意在里面的。

    张麟远远地看到,武则天交给上官婉儿的令牌很眼熟,他立即想起来,那应该就是他曾经偷用过的帝令,当初在应天门还被张柬之质疑过,互相之间还发生过冲突,当然那时主要是因为他的心虚,说不出去向和事由,所以才会发生那样的尬事。帝令的分量是毋庸置疑的,见令牌如皇上亲临,其威力仅次于尚方宝剑和虎符。

    张麟不敢指望武则天会把尚方宝剑赐给他。武承嗣不配合就斩武承嗣?想都不要想!

    接过令牌时,当初陪张麟去南门碰到张柬之的前后场景立即一一浮现于上官婉儿的脑海,当时的情景有那么一点惊险,有那么一点刺激,还有那么一点传奇。说起来,那是她与张麟第一次正式近距离接触,也是她对他态度发生转变的时候,从讨厌变成不讨厌,甚至略微有一点欣赏。她觉得,她在与张麟交往之中,那一次的经历是最值得回忆和怀念的。

    回忆的闸门一旦打开,所有的记忆都会前赴后继地涌现出来。在一霎那之间,跟张麟所发生过的一切,都浮现在上官婉儿的脑海,包括在兰苑密晤的那一幕。

    她的心里被欣喜、愁闷、忧伤、怨恨和悲哀先后攫住,可谓百感交集,要是换了一般的女子,她的眼泪保不住会哗哗地流淌,但是上官婉儿不是一般的女子,她有非常优秀的自制力,能够很好地控制自己的情绪。

    她的心里如同潮水汹涌,表面上却是没有一点表情地从御阶上走到张麟面前,如同一座冰山,任何人都看不到她的情绪波动,除非有人把手贴近她的心口和手腕,那是能明显感受到她的剧烈心跳和脉搏的。

    有一点异常的是,从龙案到张麟的距离,七步就可以走到,而上官婉儿却走了十步,但是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