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他从地狱里来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461:噢,春天啊,要造作了(二更)(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他跌进梦里,看见了熊熊燃烧的诛神业火。

    业火之外,少年在求饶。。。

    “师父,红晔求您,别再烧了。”

    “她在喊疼,别烧了。”

    “红晔求您,饶了她。”

    “师父,您烧我吧,我代她。”

    “这审判神我来做,您放了她。”

    “师父,红晔求您了,她会死的,她会死……”

    少年跪在地上,哀求了很久,可是没有用,业火越烧越大。

    他不再求了,不再哭了。

    “对不起师父,徒儿不孝。”

    他站了起来,毫不犹豫地跳进火海。

    “红晔!”

    重零开坛讲法时曾经说过,诛神业火是诸神的克星,能烧神骨、能焚魂魄,一旦坠入火中,便进入了火海的虚妄世界,无边无际、不死不灭。

    业火把锁着棠光的玄铁烧成了灰烬,她躺在地上,喃喃低语,唤着她的心上人。

    “戎黎,戎黎,戎黎……”

    她发间的簪子幻成狐尾,护在她身旁,将她团团绕住,为她挡下了大半的业火。

    诛神业火最先灼的是眼睛,所以不可以睁开眼,可戎黎要在无边无际火海里找她,只能睁着眼,任火光灼红了他的瞳孔。

    “戎黎。”

    他看见她了,过去把她抱起来:“我在这,我在这。”

    她眼皮微微动了,意识已经混沌。

    他说:“不要睁开眼。”

    她身体很热,昏昏沉沉没了意识,不一会儿便现了原形,她被一双手抱着,眼皮睁不开,耳边好像有熟悉的声音在哄她,她昏昏睡去,隐隐约约听见有人在喊她。

    “小白!”

    “小白!”

    “……”

    是红晔在喊。

    诛神火海是虚妄世界,无边亦无际。

    “小白!”

    “小白!”

    突然,身后有声音:“把眼睛闭上。”

    红晔回首,业火的光刺痛了他的眼睛,他微微眯着,看见了模糊的轮廓:“释择神尊?”

    下一秒,他的眼睛被蒙上了。

    戎黎告诫他:“不要告诉别人,你在火里见过我。”

    说完,他幻成狐狸真身,把白灵猫严严实实的藏在了身体下面。

    片刻之后,火光熄了,地上趴着两只猫,一白一黑,但不见戎黎的踪影。

    因为红晔也在火里,重零终归舍不得下狠手,收了业火。

    这是红晔的情劫,他渡不过。

    重零一挥袖,把一直跟在棠光身边的那一缕红晔丢的魂打下了天光,随后剔了她的神骨。

    “把她送回西丘。”

    周基应道:“是,师父。”

    削了神籍、剔了神骨,棠光不再是岐桑座下十九弟子,也不再是神。

    岐桑还不知道玄女峰的这番变故,他因包庇戎黎,被罚在东丘闭门思过,已经有三百余年未与外界联系。

    他在一处水帘洞中打坐修行,突然闻到血腥气,睁开了眼。

    洞穴门口滚进来一个人。

    岐桑起身,见那人一身白衣被血染红:“戎黎?”他走过去,把人翻了个面,“戎黎!”

    戎黎像死了一样,紧紧闭着眼,眼角还在淌血。

    “戎黎!”

    “戎黎!”

    岐桑一探他的神骨才发现,他的骨头四分五裂了。

    是诛神业火。

    他被诛神业火伤得很重,尤其是眼睛。

    恰逢深冬,积雪覆盖了西丘的百里山峦,银装素裹,不见郁郁葱葱的松柏,但见树树梅花立在枝头,于冰天雪地里,俏生生地争艳,红得妖娆。

    深山之处,有座茅草屋,屋里点着油灯,竹榻上的人儿还在昏睡。

    她额头沁出了冷汗,在挣扎,喃喃梦语:“先生,先生……戎黎,戎黎……”

    她胡乱地喊,一会儿先生,一会儿戎黎。

    床头打盹的孩童醒了过来,看了看榻上梦呓的人儿,拔腿便往外跑。

    “树婆!”孩童是刚修成人形的蛇妖,他跑到屋外,“树婆,她醒了!”

    树婆又吸了一口天地精华,这才回屋,床上的人半梦半醒。

    树婆喊了声:“小白。”

    她缓缓睁开眼。

    “你终于醒了。”

    她已经睡了一百多年了。

    她坐了起来,脸色苍白,消瘦又憔悴,呆愣愣地环顾了一圈:“这是哪儿?”

    她嗓音哑得厉害。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