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他从地狱里来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462:恩恩爱爱热热烈烈(一更)(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山间的清晨有鸟儿在唱歌,流水涓涓,滴滴答答。蝴蝶立在了枝头,扑扇的翅膀被晨间的露水打湿,像动情后女子的睫毛。。。

    戎黎把她弄疼了,很久都不结束。

    他又去亲吻她,从脖子往下。

    她猫尾露出来,晃个不停,羞答答地去推他,眼睛微微眯着,眼角早就湿润:“不要亲了。”

    “不要亲……”

    他应了声:“嗯。”

    可他还在亲她。

    她的神,匍匐在她身下。

    她有些惊慌,不停地喊着他:“戎黎。”

    “戎黎。”

    “……”

    清晨又到夜幕。

    他们在洞穴里耗掉了一个花开的春日。

    夜里,天上坠着满天星子,地上开了各色的花,风卷着花香,吹遍东丘葱葱郁郁的山,枝头立着一轮昏暗的月,远远看过去,像名家精心泼的一副画。

    月亮在棠光怀里。

    她在戎黎怀里。

    “累不累?”

    “嗯。”她昏昏欲睡,却强撑着眼皮,舍不得睡。

    戎黎拍着她的后背哄着:“你睡会儿。”

    她把头埋在他胸口,蹭了蹭,情事过后很惬意,尾巴无意识地在摇:“你会走吗?”

    “不走。”

    她这才睡去。

    等她睡熟后,戎黎起身,从洞中出来。

    岐桑好兴致,半夜饮酒,洞府门口有棵盛开的桃树,风吹着花瓣落了一地,岐桑肩头也停了两瓣。

    戎黎眼睛伤了,却也不是全然看不见,他能看到大致的轮廓,但很模糊,像白晃晃的影子,白天见不得强光,得用带子遮着。

    是以,他走得很慢。

    他伸手摸索,碰到石墩之后才坐下:“你把她劫来干嘛?”

    岐桑支棱着脑袋,随手一划,折了根桃枝,他握着桃枝拨开了戎黎的衣领。衣领下面,白皙的皮肤上还有痕迹。

    岐桑没个正经:“你说呢?”

    戎黎把树枝推开,一瓣桃花落在了他锁骨上,他没管,任衣襟半敞着。

    他这模样,没了平日的清贵高雅,沾染上了红尘风月,倒是显出了几分风流。

    “把她送回去。”

    岐桑倒了杯酒给他,摘了几瓣桃花放在杯中,反问他:“你舍得?”

    他不舍得。

    “我的眼睛瞒不了多久,必须送她回西丘。”

    岐桑也愁啊,将一杯酒一饮而尽,这桃花酿怎么突然没滋味了。

    “你现在法力没了一大半,神骨受损,眼睛也坏了,别说重零,玄肆你都不一定应付得来。”岐桑眼里有三两分醉意,脑子却清醒得很,“戎黎,你到底在打什么算盘?”

    棠光受了诛神业火,戎黎不可能就这么算了,他一定在谋划什么。

    他也不说。

    岐桑头疼:“连我也不能说?”

    戎黎饮着酒,眼睛看不清东西,瞳孔失了神采,眼底凉意很重,风把落在他锁骨上的桃花吹走,他皮肤上有几点桃红。

    那是他心上人吻的。

    “不要插手太多。”他说,“对你没好处。”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