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他从地狱里来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463:棠光将眼睛取给戎黎(二更)(第2/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160;  她喝得少,很清醒。

    他噘着嘴去亲她,没亲准,亲在了她下巴上,亲完自己笑了,杏眼弯弯的:“我们拜过堂了,你是我娘子。”

    他很开心,尾巴翘了出来,两条都翘了出来,晃了几下之后,胡乱地去钻她的裙子、胡乱地挠她、蹭她。

    棠光手肘抵着桌子,双手合成一朵花,托着下巴:“那你喜不喜欢你娘子?”

    戎黎可劲儿地点头:“喜欢。”

    她摸了摸他的脸,好烫:“有多喜欢?”

    他想了很久,眉头皱起来:“不知道。”

    “怎么能不知道呢?”棠光的语气像在哄人,又像在骗人,“不知道就要罚酒。”

    戎黎喝晕了,抱着她一只手,很乖地点头:“哦。”

    棠光重新倒了一杯,他举杯喝掉。

    喝完后,他又凑过去亲她,这次亲在了她鼻子上,他笑了笑,碎碎念的还是那一句:“我们拜过堂了,你是我娘子。”

    棠光也还是那句:“那你喜不喜欢你娘子?”

    “喜欢。”

    她继续循循善诱:“有多喜欢?”

    他又想了想:“好多好多,但我不知道是多少。”

    “不知道要罚酒。”

    “哦。”

    他又乖乖喝掉了她倒的酒。

    喝完之后,他支着下巴摇头晃脑,打了一会儿的盹,又醒了,像只没骨头的动物,往棠光身上贴,拿尾巴去缠她。

    他醉醺醺地说:“我们拜过堂了,你是我娘子。”

    喝醉了酒的释择神尊就喜欢反反复复地念叨。

    “那你喜不喜欢你娘子?”

    “喜欢。”

    “有多喜欢?”

    “……”

    棠光故技重施,一杯一杯让他喝,两壶酒空,他终于倒下了,最后呢喃了句“我们拜过堂了,你是我娘子”便睡去了。

    “戎黎。”

    “戎黎。”

    棠光叫了两声,他没有反应,只是狐尾动了动。

    这酒不是岐桑那儿讨来的,是树婆酿得七日醉,喝多了能睡上个七天。

    “戎黎。”棠光趴在桌子上,看他的睡颜,“你娘子她很爱你啊。”

    有多爱?

    她可以把眼睛给他,甚至把命给他。

    她抬手,覆在自己眼睛上,取下一双明目,月色瞬间在她视线里暗去。她只是有一点点难过,以后再也看不见他的脸了。

    戎黎饮下七日醉的第五天,棠光去了岐桑思过的洞府。

    她眼睛上系了一条缎带,手里拄着一根树枝,没有进去,在洞府门口喊了句:“师父。”

    岐桑出来:“你眼睛怎么了?”

    她没说:“你送我回西丘吧。”她看不见了,还未能适应,怕找不到回去的路。

    岐桑语气难得的严厉:“快说,你眼睛怎么回事?”他已经猜到一点了。

    “我把眼睛给戎黎了。”

    果然。

    岐桑没有多说,言简意赅:“去拿回来。”

    戎黎的眼睛是诛神业火伤的,一般的人、妖、神的眼睛给了他也没用,如今的棠光法力高强,她的眼睛是合适,可戎黎怎么可能会要。

    棠光自然也知道戎黎不会要,所以她花了五天的功夫:“拿不回来,我在眼睛里养了蛊,蛊虫已经认主了。”

    岐桑一时无言。

    她还真是铁了心了。

    “你让戎黎怎么办?他要是知道……”岐桑想不出来后果,戎黎那人做事很疯。

    棠光都想好了:“你不要告诉他。”

    “戎黎是只老狐狸,怎么可能瞒得住。”

    “能瞒多久是多久。”

    她一副不悔改的态度。

    岐桑头疼:“你们两个真是——”

    真是一个比一个疯。

    等戎黎醒过来,怎么解释?要是戎黎知道了……岐桑都要烦得掉毛了。

    棠光今日来不止是要道别,还要道谢。

    “师父,棠光当日离开天光时,都没能向您辞行。”她拂裙跪下,磕了三个头,有点哽咽地说,“谢谢师父三万年来对棠光的照顾。”

    岐桑突然眼睛有点酸。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