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神你人设崩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86章 486孟拂锋芒(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李院长社交干净。

    李夫人也不随意跟任何一方势力牵扯上,他们明哲保身,只想把科研做好。

    以至于到这个时候,李夫人甚至不知道要找谁。。

    她手指颤抖着,往下翻,最后翻到了任唯一的手机号码。

    任唯一曾经是李夫人的学生。

    这个时候,陆夫人唯一能找的,好像也只有她了。

    她拨通了任唯一的手机。

    眼下不到晚上九点,任唯一还在忙公事,接到李夫人电话的时候,任唯一十分惊讶,“老师?”

    “大小姐,”李夫人声音苍老了很多,她手撑着墙站起来,“我丈夫,他死了。”

    手机那边,任唯一的呼吸停了一下。

    基地的事刚刚才被萧霁散播出去,李院长死的消息还没传播开来,任唯一虽然事任家大小姐,但她没有一个确切的情报网,没有收到这个消息。

    听到李夫人的话,任唯一手里的笔也“啪嗒”一声掉下来了。

    李院长,是萧霁手里最锋利的一把刀。

    她声音有些发涩,“老师,您……”

    “他负责的项目出了事,”李夫人轻声道,“他们说,我丈夫,畏罪自杀。”

    手机那头,任唯一坐下来,她顿了一下,才开口:“您节哀。”

    “我跟他这一生也没能留下来什么东西,孑然一身,他是怎么来的,就是怎么去的,”李夫人看着李院长平静的脸,“唯有一件事,就是他收的一个学生,关书闲,大小姐,我想请您保住他。”

    “关书闲?”任唯一对这个人有些印象。

    李院长知道自己身处漩涡之中,没有收学生,唯一一个就是关书闲。

    关书闲这个人太偏执,李院长舍不得这个天分出其的高的孩子陷在往事里。

    “他是我丈夫唯一的弟子,若我丈夫还在,以后研究院院长的位置肯定是他的,”李夫人知道让任唯一保关书闲,一定要拿出让她心动的点,李夫人闭了闭眼,“他的才智不下于我丈夫,甚至远超于他,手里还有未发布的各种研究,他以后……绝对是你手里最锋利的一把刀。”

    第一个能在大学拿到跟洲大交换生的位置。

    任唯一并不怀疑李夫人这句话的真实度。

    任唯一那边平静了一会儿,然后开口,“您希望我怎么做?”

    “他去找萧会长了,这种情况下,萧会长肯定不会放过他,我想请您把他从研究院带出来,”李夫人睁开眼睛,轻声道,“然后把他软禁起来,等这件事事了,再放他出来。”

    “我去研究院,只能试一试。”任唯一拿了钥匙出门。

    李夫人无力的挂断电话,她回头,看着李院长,轻声开口:“你放心,我会尽量帮你保住小关,他太偏执了,他喜欢大小姐,大小姐应该能带走他。”

    “你说身处在这个漩涡里,怎么能真正做到明哲保身,当初百里会长找你的时候,你就答应投靠他。”

    “你没死在反叛组织刀下,最终却死在了自己人手里,你说,可不可笑?”

    她站在李院长尸体前,一直没有哭,只不停的说着。

    **

    萧霁的病房。

    关书闲并不知道萧霁在哪儿,但是他多方打听到了小i就的病房当。

    病房里有不少人,贾老跟许副院都在。

    贾老正式授予许副院院长的位置。

    许副院看着手机的印章,激动的面色泛红,他看着贾老,“请您跟萧会长放心,我一定会好好带领研究院,不辜负你们的期待!”

    会议室里,还有研究院其他的骨干。

    都在恭喜许副院。

    萧霁躺在床上,也在说场面话。

    似乎没人为李院长的死悲伤。

    他们实际上也不是不知道李院长的事,只不过,没有触及到他们的利益。

    关书闲在来的路上打碎了一个花瓶,手里拿着花瓶碎片,他伤并没有好,甚至走路都觉得虚弱。

    保安也没有拦关书闲,他们知道关书闲是李院长的徒弟,都不忍心拦他。

    关书闲打开门,看着病房里言笑晏晏的人,目光放在躺在床上的萧霁身上,“萧会长,我来看看您。”

    他把花瓶碎片紧紧攥在掌心。

    关书闲只看着萧会长。

    他知道自己势单力薄,斗不过萧会长,但他只是拼一拼,想在最后跟萧会长拼命。

    贾老抬头,他看着关书闲,面露疑惑。

    许副院看到关书闲,冷笑一声,然后转头,谄媚的在贾老面前道,“这是李院长之前的徒弟。”

    贾老闻言,皱眉,“李院长的徒弟?”

    两人正说着,关书闲已经来到了病床前,他看着萧会长,“会长,我老师死了。”

    萧会长声音十分冷淡,“他背叛了我们,畏罪自杀。”

    “畏罪自杀?”关书闲猛地靠近萧会长,花瓶碎片地主了萧会长的脖子。

    刚划出一道痕,就被贾老的保镖拉开。

    关书闲身体虚弱,轻易的就被拉开。

    他被保镖禁锢住,抬头,刚好看到了萧会长的脸。

    萧会长半点儿也没害怕,只是嘲讽着看着关书闲,“你老师死了,你也要去陪他吗?”

    “把他带回去好好审问。”贾老神色也未变,淡淡吩咐。

    在场没有一个人在意关书闲的风波。

    关书闲似乎像个跳梁小丑,再怎么蹦跶,也跳不出他们的掌心。

    关书闲不再挣扎了,他被人带回了研究院的审讯室。

    是李院长之前坐的位置。

    十点。

    黑暗的室内门被打开,门口有人开了灯。

    关书闲抬头,就看到了门口的人,是任唯一,他嘴角动了动,眼里似乎有了些光:“大小姐?”

    任唯一脱下外套,示意人把门关上,才坐在关书闲对面。

    “你的事我知道了,刺杀萧会长,不是一个简单的罪名,”任唯一抬头,她看着关书闲,“我能带你出去,也能保下你,不过你要写一份东西。”

    “什么东西?”

    任唯一开口,“你老师的罪状。”

    “我老师的罪状……”关书闲看着任唯一,“他这一生,唯一做的不对的,就是相信萧会长吧。”

    “我知道李院长是个好人,”任唯一叹息,“但你不该逞一时之勇,你写了这个,贾老他们就会放心,这也是我能带你出去的办法。”

    关书闲闭上眼睛,声音也没了温度,“大小姐,请回吧。”

    “关书闲,你要这样我怎么保你!”任唯一没想到关书闲会不同意。

    关书闲轻声道:“你不用保我。”

    任唯一看着关书闲,面色有些复杂。

    她要是硬保关书闲,也是可以的,那样难免会跟萧霁与贾老作对。

    关书闲确实很有潜力,李夫人说的没错,但因为这个潜力得罪贾老,得不偿失,任唯一在任家也需要人脉。

    她看了关书闲一眼,最终还是起身拿了外套。

    房间再度陷入黑暗。

    门外,任唯一给李夫人打了个电话,“老师,抱歉。”

    **

    中医院。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